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新闻 >  正文
埃及艳后与犹太人
发布日期:2022-01-14 03:53   来源:未知   阅读:

  以色列女演员盖尔·加朵(Gal Gadot)将在一部新电影中饰演克里奥帕特拉(Cleopatra,又称“埃及艳后”)的消息引发了一场抗议风暴。批评人士因加朵计划扮演这位古埃及女王而指控她策划“种族灭绝”和文化挪用罪。一位著名的巴基斯坦记者猛烈抨击道:“你们窃取了别人的土地,现在你们又在窃取他们的电影角色……”一些人声称,犹太人不能扮演埃及艳后,而应由非洲或阿拉伯女演员来扮演。

  克利奥帕特拉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埃及有很多位克利奥帕特拉——最后一位是最著名的)生活在公元前69-30年,统治着埃及历史上一个动荡的时期。她的政治生涯涉及许多地区,包括遥远的以色列和罗马。克利奥帕特拉不是在真空中统治——她是一个真实的女性,在中东历史上扮演着核心角色。无论我们对克利奥帕特拉了解多少,总是有更多的东西等待我们去发现。

  以下是关于克利奥帕特拉的七个令人惊讶的事实,以及她与以色列地和古代犹太人的重要关系。

  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出生于公元前69年统治埃及的马其顿希腊家族。(克利奥帕特拉不是非洲人——尽管她成为了唯一一个费心学习埃及语的君主,从而使自己与众不同。)18岁时,她成为王后,与她的兄弟托勒密十三世一起执政,后来她嫁给了他。

  当时的埃及因为阴谋而变得四分五裂,经过多年的内战几乎破产。在克利奥帕特拉的统治下,埃及也卷入了罗马内战,公开支持罗马独裁者尤利乌斯·凯撒,一同反对他的敌人庞培。公元前48年,克利奥帕特拉的哥哥将她流放:克利奥帕特拉与帮助她重新登上埃及王位的尤利乌斯·凯撒建立了军事联盟(并演绎了一段传奇的浪漫故事)。

  当时的埃及有一个繁荣的犹太社区,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众多最热心的支持者都是埃及犹太人。历史学家史黛西·希夫(Stacy Schiff)因其出色的传记《埃及艳后》(利特尔布朗公司发行,纽约,2010)而获得普利策奖。她指出,在公元前一世纪的埃及,犹太人“是护河卫兵、警察、军队指挥官和高级官员”,他们是克利奥帕特拉顺位继承的狂热支持者。埃及犹太人被列在克利奥帕特拉的沙漠支持者中的第48位。他们在(公元前47年)亚历山大战争中为她而战,战争结束时凯撒授予了他们公民权。”

  凯撒大帝确定了克利奥帕特拉在埃及王位上的地位后,她就立即试图恢复她的王国,以囊括她的祖先曾经统治过的更大片的领土。克利奥帕特拉也需要帮助来填补空空如也的国库。她请求尤利乌斯·凯撒帮助她将港口城市约帕(地名,即今天的雅法,特拉维夫南部一个美丽的社区)变成埃及的一部分。凯撒拒绝了,而是将塞浦路斯岛交给了克利奥帕特拉。

  公元前47年,在访问埃及后,凯撒大帝在埃及城市亚历山大留下了三个罗马军团,以确保克利奥帕特拉的王位安全,然后返回罗马。历史学家乔安·弗莱彻博士(Dr. Joann Fletcher)指出,当时凯撒最关心的是与该地区犹太社区的关系。

  “从亚历山大港驶出,经过宫殿、法罗斯和伊希斯巨像,”弗莱彻博士描述说,“凯撒没有直接回罗马。为了巩固犹太人对他即将兴起的反抗庞培众子的支持,他沿着海岸航行到阿克里(地名,位于今天的以色列北部),以奖赏庞培的前支持者安提帕特罗斯和赫卡努斯的宝贵帮助……作为罗马的代表,他肯定了他们的权力,免除了他们所有的贡品,允许他们重建耶路撒冷,并将约帕(即雅法)港给了他们,这是克利奥帕特拉为了夺回托勒密王朝从前的领土而想要的一部分。(引用于《伟大的埃及艳后:传奇背后的女人》,作者:乔安·弗莱彻,哈珀柯林斯,纽约:2008)。东地中海的帝国和王国极其多样化和复杂,该地区的犹太社区是维持当地统治者支持的关键角色。

  公元前44年3月15日,尤利乌斯·凯撒在罗马被一群反对他专制统治的参议员杀害,当时克利奥帕特拉和他在一起。凯撒大帝死后的继承顺序非常的复杂。他的侄孙(也是养子)屋大维(Octavian,即奥古斯都)最有可能成为他的继承人。(事实上,从公元前27年到公元14年,他最终成了罗马的第一位皇帝——他的追随者视他为一个活着的神)。然而,在凯撒死后的那一年,罗马将军马克·安东尼争夺权力,并作为罗马第二个三权统治的一方与屋大维一起统治了一段时间,直到公元前31年他与屋大维决裂并发动了一场内战。

  为了获得埃及的巨大财富,安东尼向克利奥帕特拉求助——他们结成了同盟,并共同演绎了一段传奇的罗曼史。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前往埃及,在罗马联合起来对抗屋大维的军队。在这一时期,克利奥帕特拉曾打扮成埃及女神伊希斯的模样,而安东尼则自称为希腊神狄俄尼索斯。这两位君主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西方文学和想象中:“永恒就在我们的嘴唇和眼睛里”,莎士比亚戏剧《安东尼与克利奥帕特拉》中克利奥帕特拉的一句名言。这是一对引人注目的夫妻。

  这并非发生在小说中: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曾是现实生活中的统治者,他们的行为对现实中的人们产生了影响——包括当时埃及规模庞大的犹太社区。“犹太人将克利奥帕特拉的统治与一个黄金时代联系在一起,”历史学家史黛西·希夫指出。特拉维夫的犹太文化历史博物馆是一个专门为犹太流散社区而建的博物馆,据估计,在公元1世纪——也就是克利奥帕特拉统治的100年后——有多达100万犹太人生活在埃及;它是世界上犹太人生活最集中的地方之一,也是一个相对安全、开放和自由的地方。

  公元前39年,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接待了另一位贵宾:一位罗马分封君主,或者说是犹地亚省(现在的以色列)省长,名叫希律。三年后,希律被罗马帝国提拔为犹太王,并恐吓他的犹太臣民。他是一个偏执狂、残暴的统治者,谋杀了当时许多犹太领袖人物和拉比。然而,在公元前39年,这仍然是一段漫长的路,希律王作为一个饱受折磨的难民进入了埃及。

  游牧的帕提亚战士进入了以色列地,不断攻击希律和他的盟友。希律和他的家人逃离了耶路撒冷,逃到了他在马萨达山顶上建造的、至今仍屹立不倒的堡垒。由于没有朋友,希律在附近无处可去,于是前往埃及。在那里,他得到了罗马帝国的另一位共同统治者克利奥帕特拉的款待。希律王和克利奥帕特拉以前都曾效忠于庞培,而希律王的父亲则是克利奥帕特拉的托勒密王室的盟友。

  历史学家史黛西·希夫写道:“希律王是……一个有趣的伙伴,能说会道、在忠诚方面热情、狂热,善于表现出顺从”。克利奥帕特拉请求希律王和她一起入侵埃塞俄比亚,但这位罗马分封王拒绝了。在长期的访问后,克利奥帕特拉显然希望希律王离开,并给了他一艘船,把他送回犹地亚。然而,当时是冬天,地中海波涛汹涌。希律王的船只在塞浦路斯海岸遭遇海难,后来才回到了犹地亚。

  公元前36年,克利奥帕特拉正处于权力的顶峰。她成功地恢复了她父亲的大部分帝国,并决定去她新获得的领土旅行。克利奥帕特拉带着许多随从,组成了一个盛大的游行队伍。以她对奢华的热爱和对戏剧的鉴赏力,这必定是个值得一看的场面。

  她穿越了今天的叙利亚,向南进入现在的黎巴嫩,然后进入以色列地,拜访她昔日的朋友兼盟友希律王。希律王现在是罗马帝国犹地亚的附庸“国王”,随着自己嗜血的本性恣意地统治。克利奥帕特拉险些丧了命。

  克利奥帕特拉的领土一直延伸到以色列的耶利哥,在那里,马克·安东尼成功地为她夺取了领土。克利奥帕特拉现在拥有一片曾属于希律王的郁郁葱葱的香脂树林。她以每年200他连得的租金把土地租给他。在她访问时,她收集了插枝,命令人将它们带回埃及并在那里种植,这样她就可以有自己的香料供应给埃及崇拜太阳的异教徒的寺庙。

  割取这些树枝似乎激起了希律王的愤怒,但克利奥帕特拉与希律王的内兄的公开结盟真正激怒了这位残暴的国王。希律出生在一个以土买阿拉伯家庭:他想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圣殿里当大祭司,但因为他不是犹太人出身而无法实现。克利奥帕特拉要求希律任命他的内兄、犹太哈斯曼王室的后裔亚里斯多布为大祭司。

  希律王担心克利奥帕特拉在密谋反对他,于是开始计划暗杀她。(希律王还密谋杀害自己的妻儿,并实施了这一计划——有效地中断了哈斯曼的血脉,并确保自己的王位。)克利奥帕特拉得知了希律王的计划后,带着随从逃回了埃及。希律王转而试图破坏她的名声,散布谣言说她曾试图勾引他,夺取犹地亚王国。

  克利奥帕特拉在《塔木德》中被提及两次。(虽然埃及历史上有几位克利奥帕特拉女王,但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生活的时代与《塔木德》圣哲们的时代最接近,而且似乎就是被提及的那位埃及艳后。)《塔木德》其中一段似乎非常符合历史学家们已经知道的关于克利奥帕特拉随意的残忍行为,以及她为人所知的科学探索精神。

  这段文字涉及“亚历山大女王克利奥帕特拉”在死刑犯身上进行的可怕医学实验。”由于她的女仆被当局判处死刑,她便利用这个机会在她们身上做实验……”(《塔木德·经期不洁集》30b)。历史学家史黛西·希夫指出:“鉴于宫廷中专业医师的优势”,《塔木德》对克利奥帕特拉的医学实验的描述听起来是真实的。然而《塔木德》圣哲们拒绝了克利奥帕特拉的可怕实验。在听了埃及女王的医学假说后,《塔木德》详述了拉比以实玛利称她为“愚昧人”的故事。

  公元前31年,克利奥帕特拉和马克·安东尼在希腊海岸外的亚克兴(地名)与屋大维的海军交战。克利奥帕特拉和马克·安东尼的船只被击溃,这对皇室夫妇撤退到了埃及。屋大维跟随他们,在埃及向他们发动战争。公元前30年,屋大维征服了亚历山大,将埃及变成了罗马庞大帝国的一个省。

  面对彻底的毁灭,传说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安东尼用刀刺自己,克利奥帕特拉则怀抱一条毒蛇。剑桥大学教授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怀疑他们的结局是否与不久出现的各种传说相符。“被蛇咬死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事,”比尔德教授在《罗马帝国史(元老院与罗马人民):古罗马史》(利夫莱特出版社,纽约:2015)中写道。她认为屋大维杀死克利奥帕特拉的可能性更大。

  克利奥帕特拉死后,“克利奥帕特拉宫廷的奢华被过度夸大”,比尔德博士解释说,“而在亚历山大相对朴实的场合则被扭曲得面目全非。”我们对克利奥帕特拉和马克·安东尼的了解大部分是由罗马诗人普鲁塔克所写的,他为了罗马读者的利益夸大了克利奥帕特拉的东方异国情调。

  这就是留给我们的遗产:克利奥帕特拉作为一位东方君主,神秘而感性。然而,将克利奥帕特拉视为某种卡通化的异国情调的中东公主则会削弱了她在现实生活中所扮演的的历史角色。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是一位非凡的女性,她生活在一个重要且复杂的时代。她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在古老的中东地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与犹太社区接触,并确保埃及的犹太人口成为古代世界中最自由和最安全的人口之一。

  如果即将上映的关于这位埃及艳后一生的大片能让我们更多地了解这位非凡的女王,以及她和她同时代人所生活的复杂、真实的时代,而不是引发关于谁应当在电影中扮演她的争论,那就真的太棒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