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星声星语 >  正文
我们也来谈谈“民主”
发布日期:2022-01-10 07:03   来源:未知   阅读:

  1月3日上午9点,中青报客户端“温暖的BaoBao”可视化栏目中,不同肤色年轻人正在激烈对话。这是《Z世代青年说》节目的最新一期,来自美国、俄罗斯、古巴、阿富汗、中国的青年聚在一堂。

  促成这场“青年民主峰会”的起因是,不久前,美国邀请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以“反对威权主义、腐败和保护人权”为主题的“民主峰会”。远在中国的很多留学生对此关注,他们敢说、肯言,畅谈“民主是什么”“谈论民主的前提是什么”“谁能定义民主”。

  《Z世代青年说》的现场,来自美国的Sam和阿富汗小伙Aryan同框,一张“西贡时刻”与“喀布尔时刻”的对比图,引发二人讨论。

  左侧照片,是1975年4月的场景,北越20万军队将西贡包围得水泄不通,北越军队的大炮炮击了西贡市内的机场,美国只能用直升机在大使馆楼顶撤离人员。右侧照片,美国派飞机从阿富汗撤离了大约500名使馆工作人员,还有数千人等待。

  一位外国网友评价:从西贡到喀布尔,美军一次次仓皇撤离,仿佛也印证了其宣扬的“西方式民主”并非适用于所有国家。

  Aryan直白地谈起“关于美国民主制度在阿富汗的实行”。2001年,美军打着“反恐”的旗号驻军阿富汗,2021年8月,美军撤离,但是这个国家的经济体制、政治形势、安全形势都不好。“他们为我们挑选了两位总统,但这种民主制度在阿富汗没有成功。”他还补充,这致使许多阿富汗人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不得不背井离乡。

  “美国想将本国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强加给阿富汗,并未取得成功,因为阿富汗是一个传统国家,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一点与西方国家不同。”Aryan说。

  Sam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联合硕士,他坦承,阿富汗战争对世界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对美国来说,也是艰难的。因为整个事情的发展与进入阿富汗的最初意图“完全不同”,他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来自俄罗斯的留学生GuNik,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国际关系专业就读。他分析,从冷战开始,美国有点像是自由和世界民主的保护者。但“随着阿富汗和伊拉克爆发的战争不断深入,我开始怀疑它”。

  GuNik接着说,去年美国总统选举,爆发了抗议活动,冲击了国会大厦。然而,去年在俄罗斯也发生了抗议活动,美国却对这两种情况的报道完全不同。“为什么他们对世界民主有一种双重标准?如果不确定自己的民主,他们怎么能想到要向其他国家输出民主呢?”

  在Facebook平台,嘉宾们的观点得到不同国家Z世代的热切回应。一位来自尼泊尔的用户留言:“美国一直想成为最重要的角色,它不想让任何国家经济上升,所以想以任何类型的名义主导规则。”

  对于选举与民主的关系,Z世代青年表达了好奇。一位学者说,不能把人民的民主诉求封印在“选票”这一层,投票期一过,大众的“民主”就“休眠”了,政治的决策、管理、监督,跟他们再没关系,更不要说即时问责。

  不久前,《美式民主是真民主吗?》文章刷屏,其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选举”跟民主,本来没有必然的联系。

  据报道,在美国的选举方面,精英们来参选,人民只要负责在其中作选择就好了,民主从“主权在民”变成了一种选取领导人的方式,其首要任务是“选举出那些掌握决策权的人”。这就把选举与民主画上了等号:一个政治体制只要其选举是以争取人民选票的方式进行的,它便是民主的;否则就是不民主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袁野跟大家交流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民主不是以统一的模式或配置为世界各国大规模生产的。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应该由它自己的人民来决定。否定与自己不同的民主形式,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讲述中国“全过程民主”时,袁野表示,2021年11月初,他给人大代表投了票。全国人大代表来自中国的各行各业,以及每一个区域、每一个民族。他们代表中国人民在人民代表大会上行使权力,并在日常监督政府的相关工作。在中国,所有重要的政策都必须经过充分的讨论才能实施。这就是全过程民主的含义。

  袁野继续解释,中国有许多级别的人民代表大会。每一个县、每一个城市和省都有自己的人民代表大会,而最高级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代表的任期是5年。这5年来,超过10亿名中国选民选出了超过250万人大代表。

  12月5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了中英文版《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在一些网友看来,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GuNik说,在他的国家,每年都有总统主持的电视节目,有视频专线,“可以问任何问题,把你关心的所有事情告诉他和我们的政府,他们会联系提问者,并且行之有效地解决问题”。

  来自古巴的青年Wilson是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博士,在他的印象中,位于拉丁美洲的古巴的民主,和所有国家都不同。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国家的人民也不想遵循西方“民主”,他们通过军事行动来建立政府系统和军队。作为世界上5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古巴在不断的斗争中找寻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制度。“不是大家都喜欢美式民主。在古巴,我们也有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他坚定地说。

  Sam则认为,美国政策的运作,已经很老了,而且有很多过时的地方。他认为美国人有各种不同的观点、偏好,那些不适合时代的旧事物,其中有一些是很难改变的。

  美国“民主峰会”在质疑声中登场,于无声处草草收场。对于他们在聊些什么,世界各国网友仿佛并不关心,那么,世界各国人民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袁野说,“整个国际社会现在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战胜新冠肺炎疫情,还有气候变化、和经济复苏。面对这些全球性挑战,世界需要的不是‘民主峰会’”。

  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1月4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5609万例。华中科技大学发布的《美式“抗疫”的人权灾难》报告指出,美国政府的消极抗疫行为充分说明,他们所标榜的民主、人权在他们心中无足轻重。

  “即使你聊一天一夜的民主,不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化,各国人民也不会认同的。漠视生命权,何谈民主?”袁野补充道。

  在各国嘉宾们热烈的讨论中,一个共识形成了:“世界上民主样式不可能千篇一律,即使是西方各国之间,民主制度、民主形式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什么才是民主?一位网友的回复是:这样不同肤色的青年围坐一起,随心所欲的“畅谈时刻”,这就是一种民主。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月3日上午9点,中青报客户端“温暖的BaoBao”可视化栏目中,不同肤色年轻人正在激烈对话。这是《Z世代青年说》节目的最新一期,来自美国、俄罗斯、古巴、阿富汗、中国的青年聚在一堂。

  促成这场“青年民主峰会”的起因是,不久前,美国邀请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以“反对威权主义、腐败和保护人权”为主题的“民主峰会”。远在中国的很多留学生对此关注,他们敢说、肯言,畅谈“民主是什么”“谈论民主的前提是什么”“谁能定义民主”。

  《Z世代青年说》的现场,来自美国的Sam和阿富汗小伙Aryan同框,一张“西贡时刻”与“喀布尔时刻”的对比图,引发二人讨论。

  左侧照片,是1975年4月的场景,北越20万军队将西贡包围得水泄不通,北越军队的大炮炮击了西贡市内的机场,美国只能用直升机在大使馆楼顶撤离人员。右侧照片,美国派飞机从阿富汗撤离了大约500名使馆工作人员,还有数千人等待。

  一位外国网友评价:从西贡到喀布尔,美军一次次仓皇撤离,仿佛也印证了其宣扬的“西方式民主”并非适用于所有国家。

  Aryan直白地谈起“关于美国民主制度在阿富汗的实行”。2001年,美军打着“反恐”的旗号驻军阿富汗,2021年8月,美军撤离,但是这个国家的经济体制、政治形势、安全形势都不好。“他们为我们挑选了两位总统,但这种民主制度在阿富汗没有成功。”他还补充,这致使许多阿富汗人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不得不背井离乡。

  “美国想将本国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强加给阿富汗,并未取得成功,因为阿富汗是一个传统国家,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一点与西方国家不同。”Aryan说。

  Sam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联合硕士,他坦承,阿富汗战争对世界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对美国来说,也是艰难的。因为整个事情的发展与进入阿富汗的最初意图“完全不同”,他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来自俄罗斯的留学生GuNik,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国际关系专业就读。他分析,从冷战开始,美国有点像是自由和世界民主的保护者。但“随着阿富汗和伊拉克爆发的战争不断深入,我开始怀疑它”。

  GuNik接着说,去年美国总统选举,爆发了抗议活动,冲击了国会大厦。然而,去年在俄罗斯也发生了抗议活动,美国却对这两种情况的报道完全不同。“为什么他们对世界民主有一种双重标准?如果不确定自己的民主,他们怎么能想到要向其他国家输出民主呢?”

  在Facebook平台,嘉宾们的观点得到不同国家Z世代的热切回应。一位来自尼泊尔的用户留言:“美国一直想成为最重要的角色,它不想让任何国家经济上升,所以想以任何类型的名义主导规则。”

  对于选举与民主的关系,Z世代青年表达了好奇。一位学者说,不能把人民的民主诉求封印在“选票”这一层,投票期一过,大众的“民主”就“休眠”了,政治的决策、管理、监督,跟他们再没关系,更不要说即时问责。

  不久前,《美式民主是真民主吗?》文章刷屏,其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选举”跟民主,本来没有必然的联系。

  据报道,在美国的选举方面,精英们来参选,人民只要负责在其中作选择就好了,民主从“主权在民”变成了一种选取领导人的方式,其首要任务是“选举出那些掌握决策权的人”。这就把选举与民主画上了等号:一个政治体制只要其选举是以争取人民选票的方式进行的,它便是民主的;否则就是不民主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袁野跟大家交流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民主不是以统一的模式或配置为世界各国大规模生产的。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应该由它自己的人民来决定。否定与自己不同的民主形式,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讲述中国“全过程民主”时,袁野表示,2021年11月初,他给人大代表投了票。全国人大代表来自中国的各行各业,以及每一个区域、每一个民族。他们代表中国人民在人民代表大会上行使权力,并在日常监督政府的相关工作。在中国,所有重要的政策都必须经过充分的讨论才能实施。这就是全过程民主的含义。

  袁野继续解释,中国有许多级别的人民代表大会。每一个县、每一个城市和省都有自己的人民代表大会,而最高级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代表的任期是5年。这5年来,超过10亿名中国选民选出了超过250万人大代表。

  12月5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了中英文版《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在一些网友看来,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GuNik说,在他的国家,每年都有总统主持的电视节目,有视频专线,“可以问任何问题,把你关心的所有事情告诉他和我们的政府,他们会联系提问者,并且行之有效地解决问题”。

  来自古巴的青年Wilson是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博士,在他的印象中,位于拉丁美洲的古巴的民主,和所有国家都不同。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国家的人民也不想遵循西方“民主”,他们通过军事行动来建立政府系统和军队。作为世界上5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古巴在不断的斗争中找寻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制度。“不是大家都喜欢美式民主。在古巴,我们也有适合自己的民主制度。”他坚定地说。

  Sam则认为,美国政策的运作,已经很老了,而且有很多过时的地方。他认为美国人有各种不同的观点、偏好,那些不适合时代的旧事物,其中有一些是很难改变的。

  美国“民主峰会”在质疑声中登场,于无声处草草收场。对于他们在聊些什么,世界各国网友仿佛并不关心,那么,世界各国人民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袁野说,“整个国际社会现在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战胜新冠肺炎疫情,还有气候变化、和经济复苏。面对这些全球性挑战,世界需要的不是‘民主峰会’”。

  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1月4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5609万例。华中科技大学发布的《美式“抗疫”的人权灾难》报告指出,美国政府的消极抗疫行为充分说明,他们所标榜的民主、人权在他们心中无足轻重。

  “即使你聊一天一夜的民主,不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化,各国人民也不会认同的。漠视生命权,何谈民主?”袁野补充道。

  在各国嘉宾们热烈的讨论中,一个共识形成了:“世界上民主样式不可能千篇一律,即使是西方各国之间,民主制度、民主形式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什么才是民主?一位网友的回复是:这样不同肤色的青年围坐一起,随心所欲的“畅谈时刻”,这就是一种民主。